论色彩符号与交互设计的认知摩擦问题


贺传熙 HE Chuanxi 蒋 晓 JIANG Xiao

江南大学

 

摘 要:认知摩擦是交互设计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和环节。因为在产品设计中普遍存在着设计模型和用户模型的认知鸿

沟,导致了用户对产品的不同解码。色彩是用户认知产品的重要途径之一,而色彩的符号性又能构建认知的差异,所以

本文从色彩符号的角度来谈交互设计中的认知摩擦问题。

关键词:色彩符号 交互设计 认知摩擦

Abstract: Cognitive Friction is an important aspect and concepts in interaction design.Since the prevalence

of product design at the design model and user model of the cognitive gap and cause the user to decode the

products different.Product color is the user perception of one of the important ways,and the color of the

symbol but also to build awareness of the differences in color so this articl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ymbolic

interaction design to discuss the problem of cognitive friction.

Keywords: color symbol, interaction design, cognitive friction

Internet 检索:http://www.artdesign.org.cn/

 

1.交互设计中的认知摩擦

交互设计(Interaction Design)是指设计应注重人和产品间的互动,要考虑用户的背景、使用经验以及在操作过程中的感受,从而设计符合最终用户的产品,即“设计用于支持人们日常工作、生活的交互式产品”。交互设计主张以系统论的基本观点来贯穿整个设计,认为设计过程本身是一个系统,其各个环节和要素彼此紧密相联系,针对以人(p)为中心的特

定目标,采用合适的技术(T),支持用户(p)在不同的场景(C)下所采取的行为(A)。

认知摩擦的发生机制就是设计人员、产品和用户的认知鸿沟中,而交互设计所要解决和弥补的正是这个认知鸿沟,使产品更好的达到交互设计的目标,有用——功能上满足基本需求;易用——具有广泛的适用范围,能够为大多数人所用;想用——产品有吸引力、动人和有趣。有用和易用为可用性目标,想用为用户体验目标。

1.1 认知摩擦的概念

“认知摩擦”一词应用于设计概念之中,最早是C o o p e r在《让高科技回归人性——交互设计之路》一书中提出来的,之后在交互设计中经常提及认知摩擦这一概念,C o o p e r认为正是因为认知摩擦的存在,所以提出一系列的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交互设计”。技术的应用和功能的堆砌使产品变得复杂、难于理解和使用,用户很难通过感官来预期操作结果,美国学者Cooper将这种现象称为“认知摩擦”。

1.2 认知摩擦的成因

R o r m a n用设计模型(表达设计师的设计概念)、用户模型(用户对系统的理解)和系统表象模型(基于系统的物理结构,包括用户使用手册和各种标示)对认知鸿沟进行了分析,即人—物—人的关系。导致认知摩擦产生的原因是设计模块与用户模块的差异性,这两个模块的差异也可以理解为编码和解码的不一致。这种差异性的载体——系统表象模型中的诸多要素,如功能、结构、人因、形态、色彩及技术等设计的不当都有可能导致认知摩擦的产生,从而使产品不能更好的实现可用、易用及用户体验等目标。在这些因素中产品的色彩符号的合理应用也会影响认知摩擦的产生。

2.产品中色彩符号的应用与认知摩擦

2.1 符号的概念

如今的符号学理论都是源于索绪尔语言学中提出的语言符号学,在索绪尔语言学理论的术语中,被表示成分所指和表示成分能指是符号的组成部分。符号这个术语是在一些很不相同的词汇中被发现的,有从神学词汇到医学词汇,而且其历史也是相当丰富的,从圣经,福音书中就开始使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根据历代不同作家的任意选择,符号有了一系列的相关术语:预兆、标志、图像、语符和象征等等,尽管术语之多,但它们都有一个

共同的意思:它们都能提供两种关系物之间的关系。一种符号还使人想起这个符号自身的另一些事物,这就是符号的本质属性,能指和所指就是符号这种属性的两种存在形式。

2.2 产品色彩符号与认知摩擦

色彩之所以能够具有符号的功能,正是因为人们在认识色彩的时候具备了色彩的能指和所指这两层意思。被表示成分所指的本质就是指:被表示成分所指不是“一个事物”,而是这

个“事物”的内在表现,通过把所指作为一个概念,我们可以清晰的标志出它的本质。在色彩符号里色彩的色相、明度和纯度就是色彩的能指,人们通过对色彩的色相、明度和纯度的感知所产生的其它境像就是色彩的所指。这种其它的解释产生于认识的主体人的意识对色彩的投射和联想,通过意识的投射和联想使色相触发并对应了诸多结果,这一结果就是所指性,而这种联想会产生于很多原因,例如不同年龄段的人对色彩的不同感知和喜好;色彩的冷暖感对人的情绪的影响;色彩文化符号的地域差异等等。可见,符号赋予了色彩在人们心中的差异性,这种差异性当然会存在于设计人员和用户之间,通过产品表现出来时就会产生认知摩擦,下文中将结合具体的产品色彩符号来分析设计中的认知摩擦。

2.2.1 产品色彩的功能符号与认知摩擦

色彩在产品中的功能运用主要体现在通过色彩的差异性构建不同功能分布的识别和提示。红色已经约定俗成了作为一种警戒的颜色:安全警报是红色;红灯在交通中是停止;人们会用色彩来表示天气情况;红色出现将意味着糟糕的天气,等等。例如红色和绿色在手机按键中的使用,红和绿的色相本身是色彩的能指,而绿色在手机功能键的使用习惯中还传达了接听的信息,红色代表了终止的含义,这是红和绿的所指性。注意的是这种所指信息是发生在特定的器物、特定的默认人群和时代背景下的。这就是色彩在具体产品中的符号属性。某种意义上能指起着媒介物的作用,它是所指的媒介物和第一因。如果设计师混淆了这些在产品中的色彩使用习惯,将给用户带来使用的烦恼和差错。

2.2.2 产品色彩的心理符号与认知摩擦

色彩心理是指客观色彩世界引起的主观心理反应。不同波长的光作用于人的视觉器官产生色彩的同时,必然导致某种情感的心理活动。事实上,色彩生理和色彩心理是同时交替进行的,它们之间即相互联系又相互制约。当色彩刺激引起生理变化时,也一定会产生心理变化,如:红色能使人脉搏加快、血压升高,具有心理上的温暖感觉;长时间的红光刺激,会使人心理上产生烦躁不安,生理上欲求相对应的绿色来补充、平衡。所以设计人员在赋予产品色彩的时候要充分考虑产品所对应的用户人群的各项生理属性,避免产生摩擦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合理的将产品的功能和色彩统一可以产生体验上的愉悦。

色彩的心理所指与年龄有着密切的关系,不同年龄阶段的人对色彩的色相、明度和纯度都有着不同的视觉需求。根据实验心理学的研究,婴儿大约在出生后一个月就对色彩产生了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生理发育的成熟以及对色彩认知、理解能力的提高,色彩产生的心理影响随之产生。比如:儿童大半喜欢及鲜明的颜色,红和黄两色是一般儿童的偏好。四到九岁最爱红色,九岁以上的儿童最爱绿色。所以,在设计儿童使用的产品是要充分考虑到色彩与儿童心理的共鸣。如图中两款儿童手机的色彩的组合,明度、纯度极高的三原色的使用,既起到功能的分部有起到心理的共鸣。

2.2.3 产品色彩的文化符号与认知摩擦

产品色彩符号的所指程度(由低到高)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即所指的功能符号、所指的心理符号和所指的文化符号。色彩的文化符号差异性形成于人们的文化理解差异对色彩能指的不同投影,设计人员意识到了用户的色彩文化差异就能有效的避免摩擦,使用户顺利的通过解码,产生认可和愉悦。色彩的文化符号是与地域性、民族、宗教、艺术、政治和经济等等有着密切的联系的。例如,红色在中国被象征为喜庆、热烈和幸福,是传统的节日色彩;黄色在中国和古罗马都有权威的象征,而在基督教国家里黄色是叛徒犹大的衣服颜色,是卑劣可耻的象征;同样是绿色,在伊斯兰教国家里最受欢迎,象征生命之色,而在有些西方国家里象征着嫉妒的含义。

3.结语

人的因素是人们在认知色彩时产生种种不同的色彩所指的第一因,是产生认知摩擦的根本原因,而符号的自身属性和构成因素只是促成这种认知差异性的机制而矣,色彩符号中的能指和所指在某种意义呈现的都是认知主体人的局限意识,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就能够清楚的把握色彩符号产生认知摩擦的真实相。

 

参考文献

1 李世国,华梅立,贾锐:《产品设计的新模式——交互设计[J]》,包装工程,20074

2 NORMAN D A:《设计心理学[M]》,梅琼 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03

3 COOPER Alan:《交互设计之路——让高科技回归人性[M]》,D INGChris 等译,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06

4 (法)R.巴特著:《符号学美学[M]》,董学文、王葵 译,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879

5 陈鼓应:《老子註译及评价[M]》,北京,中华书局,19845

6 黄国松:《色彩设计学[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016

Video Comments are powered by Contus Support